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鉴赏知识

中国藏家大买西方艺术,中国当代艺术乏善可陈还是别的原因?
2016-04-15来源:Hi艺术作者:大连澄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浏览次数:1168

 

    本届香港巴塞尔之后,国内藏家进击大量购买西方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了一种“群体现象”,以至于尽管巴塞尔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相关议论依然不绝。策展人吕澎发微信表示“中国藏家大量购买国外艺术家作品,并且价格不菲,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乏善可陈”。


  这个观点一定会引起争议,但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转向西方当代艺术收藏也是不争的事实。本届香港巴塞尔,刘益谦夫妇高调买下了马琳·杜马斯以及米歇尔·博伊曼斯;中国青年收藏家购买了柏林Contemporary Fine Arts画廊带来的George Baselitz画作《曾经和重返》;Lisson Gallery观念艺术家Ryan Gander的作品《Associative Ghost Template #8》由中国藏家收藏;侧重意大利战后艺术家的画廊Tornabuoni向中国藏家售出了Alberto Biasi的装置作品;卓纳画廊卖出比利时艺术家Michaël Borremans为香港巴塞尔展会特别创作的5件作品,藏家来自上海、台北、北京、香港……而刚刚结束的香港春拍大量当代艺术家作品遭腰斩似乎也应证了什么。


  那么,中国藏家在香港大买西方艺术品还有别的原因吗?


  吕澎(策展人)


  当代艺术的乏善可陈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当代艺术今天的整体情况不是很好,好的艺术家和作品不多,一些比较热闹喧哗、比较有新闻性的艺术家作为艺术来说,不等于作品很好,不等于艺术很好。还有中国藏家扩大了眼光,开始认识了世界的原因,不管是出自虚荣还是出自对西方艺术的爱好,或者是从收藏的角度考虑,都应该是支持的。


  华雨舟(上海华氏画廊负责人、资深收藏家)


  首先,中国藏家现在买西方艺术品,并不代表以后的中国买家也都会买西方艺术品。只能说在目前的收藏体系中,早期藏家前几年大量收入中国艺术家作品,现在补充一些西方艺术品也不足为奇怪。其次应该是我们的藏家更加成熟了,在和国外的画廊和艺术家对比之后,国外艺术家和画廊可能在某些方面,比如技术性,规范性上更符合这些收藏家的需求。至于我们的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则在于前期藏家体系与新入场藏家体系之间没有衔接好,并且这一部分空缺又没有艺术家作品能够符合要求,早期收藏家一定是会趋向更重要的作品。


  王薇(龙美术馆馆长)


  我们对中国的艺术历代都有收藏,包括中国当代和年轻人都有支持。2005年我开始收藏亚洲艺术,现在我看的更远,希望可以收藏世界脉络的艺术作品,所以我们也开始不断的关注国外优秀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其实中国收藏家大部分都是从中国艺术品开始,慢慢开始了解世界艺术体系的,我觉得这是对的。中国优秀艺术家照样受人追捧,艺术是没有国界的。


  汪海涛(收藏家)


  首先,我以为这是很好的现象。恰恰从另一个层面反映出中国当代艺术的进步与成长。藏家和市场肯定是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重要构成,它们开始关注西方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不正好能够反证出它们正在通过蜕变而走向成熟。其次,这种现象也是完全符合全球化语境这个当代艺术的未来趋势的。从藏家和市场的层面来增强和检验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全球化视野的并轨进程无疑也是对中国当代艺术界一种十分有益的催化剂。再次,这种现象也反映出中国当代艺术与国际顶级艺术家的差距和不足。随着市场的开放,越来越多的国际优秀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呈现在中国藏家的视野中,当然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择优而藏啦。这种现象不管从精神层面、学术层面还是商业层面对中国当代艺术界都是好事。最后,这种现象也暴露出我国的当代艺术市场的商业秩序很多短板。比如价格系统,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国内当代艺术市场上活跃的藏家中绝没有一个傻瓜,他们自然是看到了国内国际当代艺术品价格的巨大差异之后做了他们认为最好的选择。这个问题不重视,国际艺博会上惠外弃中的现象还会加剧。随着当代艺术全球化语境的发展进程,各国艺术品价格其实是透明的。当众口一词的反映中国青年艺术家的价格绝对领先全球时,在香港巴塞尔的中国收藏家大买西方艺术家作品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当然,这种状态的生成源由很复杂咱们且不去扯,但我个人认为,它肯定是阻碍未来中国中青年优秀艺术家真正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市场和国际大舞台的最大桎梏!关于这点,我想其实很多画廊和艺术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吧。


  房方(星空间画廊负责人)


  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虽然地处亚洲,但它还是国际性的画廊和艺术品“竞逐”的舞台,所以在这样的博览会中大买西方艺术品也是很正常的。而接下来陆续登场的“艺术北京”、ART021等博览会将有更多代表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参与,也更能够反应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活跃度。


  王从卉(艺术品收藏顾问、独立艺术评论人)


  其实客观讲,香港巴塞尔尽管是巴塞尔的亚洲区域盛会,但是从画廊比例而言还是西方占主要位置。自然带来的西方作品为主。其次,据我们在采购过程中所了解的事实是,很多西方大画廊也为中国(亚洲)藏家做好了充分的货源准备,很多家都特意为巴塞尔带来了平时在画廊很不易获得的二级市场转手作品或者画廊代理但通常需要排队等作品的艺术家作品。 因而高品质带来热卖是很正常的。同时,亚洲及中国藏家对于品质的要求和对西方艺术家的了解的过程正在迅速加速。所以做足功课的情况下自然成交就非常果断。


  中国藏家买西方艺术品,不是一个特殊现象,而是一个必然现象。首先,藏家得国际视野提升,学习速度非常快,2.香港巴塞尔把信息和货源变的更透明化,更方便直接购买。3. 经过佳士得、苏富比等国际拍卖行从2014年开始将西方艺术带进中国大陆之后的市场培育已经出现成效。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的认知读和认可度都有显著提升。4. 中国当代的一线版块价格继续在调整中,新内容尚为形成气候,名单也不明朗,因而藏家的大规模一些的收藏预算自然分流到西方艺术。


  不能说中国当代艺术乏善可陈,这不客观,而是比例占的依旧很小。而根据我们的这次地位扫货过程的个人现场感觉,中国藏家将视野扩大到西方,更对海外新藏家深入到中国当代的新内容,这两个趋势是同步的。


  郑梛(NUOART画廊负责人)


  我觉得主要从四个方面去看:


  1,当代中国艺术家正处在一个集体调整期,但肯定是不乏精彩作品的。所以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乏善可陈,除非对全世界都用这个词。


  2,巴塞尔是西方的庙,你去人家庙会摆摊得通过人家的标准审核,所以其实参展作品多少是被别人标准影响的。


  3,还有就是文化这种东西是要成体系的去看的,人家的体系做得很好很清晰很有说服力,你自己的还没有形成。所以消费西方体系内的作品,只要有知识储备就可以了,但如果消费中国当代艺术,要有超前的文化判断力。


  4,举个例子,三十年前,日本人买了好多欧洲印象派的名作,而罕有人买自己的物派。现在日本的物派作品也都百万上下了,无论日本还是西方、中国在为此买单。


  黄燎原(北京现在画廊负责人)


  现在不买西方的艺术似乎都算不上真正的收藏家(这是流行观念)。收藏家是个身份,国际化是大势所趋,经济一体化必然导致文化一体化,任何落后国家都不能幸免。我也没有觉得中国当代艺术在巴塞尔的销售不如西方艺术品,我们销售了二十多件作品,只是我们都是年轻艺术家,码洋不高而已。


  李颖(艾米李画廊创始人& 总监)


  此次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我在现场,很多好的作品确实在VIP专场就销售掉了,我也听到此次有很多中国藏家、机构出手,像几个大的美术馆,甚至是二三线城市兴起的私人美术馆。首先我觉得大家在当下艺术品市场所谓的低潮调整期出手去购买一些好的作品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 因为香港巴塞尔离我们比较近,大家有更多的机会去面对巴塞尔这一顶级艺术市场,中国藏家有意愿去购买一些好的艺术作品,说明大家眼界更加开阔,更具有国际视野。另外我认为借助香港巴塞尔的契机来购买西方艺术家作品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中国藏家本身购买国内艺术家作品的机会就比较多,此外大画廊带来的一些作品相对而言确实也能让人眼前一亮,当然我也听到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在此次销售上也很不错。我想这次香港巴塞尔也是给了中国艺术家以及国内藏家评判艺术审美并交流的一个良好平台。


  林瀚(木木美术馆创始人、收藏家)


  站在我的角度,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收藏就是不分国界的,这是我们的推动方向,好的作品不分时间和国界。不能说中国当代艺术乏善可陈,太片面,中国的当代艺术有很多藏家在支持。博览会是一个不同的展示方式,结果呈现则有很多偶然性。但香港巴塞尔把艺术品都运到家门口,是一个很合适的机会。


  伍劲(资深艺术市场专家)


  我觉得中国收藏家大买西方艺术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从2006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变得相对昂贵。而且价格调整一直没有调整到位,新的收藏家不愿意进场,老的收藏家也不愿意出手。这让市场出现了一个真空期,恰好这个时候,巴塞尔将西方当代艺术带到了香港这个离我们很近的地方,给了中国收藏家一个新的选项,通过几年的接触,中国收藏家开始大量进场。中国当代艺术是不是乏善可陈也是可以讨论的,显然,在巴塞尔这个作品和画廊的选项都是由西方主导的、成熟的平台上,中国市场试图推出的艺术家和艺术标准也许并不被巴塞尔接受,所以在巴塞尔呈现的中国艺术成为巴塞尔平台上的附属内容。就目前来讲,购买西方艺术的新鲜感对于中国藏家还没有过去,现在正是蜜月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