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艺术批评

策展人操守和艺术家独立
2014-12-16来源:作者:文夏浏览次数:3870

 

    通常我们把不设身处地地替人着想却高谈阔论或阴阳怪气的行为称之为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群已然在社会取得了地位,并且生活无忧的批评家永远放不开对于一批还未成功或有着种种困难的策展人和青年艺术家有着种种要求和所谓的呼吁,如同政府和富商呼吁老百姓要多消费刺激经济需求一般,在不同的位置却要别人干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实在让人好笑。一群无耻的富商动员穷苦的底层人民捐款给受灾地区人民,从而博得了世人的称赞嘛?实在是一个让人可笑的社会与时代。

 

  道德上的鸡汤 操作却不现实

 

  一个策展人因为投资方或主办方的原因,需要在一种不自由的环境下进行自己不愿操作的展览,内里包含的必然多是不情愿的态度,然而对于一个当下社会生活的策展人而言,他个人对社会所能产生的作用实在是有限的狠。曾和一个朋友聊天谈到策展人的问题,没有噱头和专业术语,谈的就是最现实的生活,策展人在中国的生存状况其实很糟糕。在他看来,现在的策展人有两种,其一是家底丰厚,无论是资本雄厚还是艺术品的收藏世家,资源广袤地操作自己想要做的展览;另一则是怀揣着艺术理想入行,结果被现实无情打败,不得不为艺术搬砖的穷苦出生策展人。还记得曾经有这样的说法,学贸易和金融的人也有两种,一种是企业主二代,学完后在自家公司实操或借父辈资本创业;另一种是看好金融未来希望好行业改变穷苦命运的穷二代,学完后也不过沦为底层上班族。

 

  从行业现状上分析,策展人的出身专业多以艺术学院学习艺术批评、艺术管理以及艺术史几个方向的毕业生为主,而能够做上策展工作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大多数的毕业生或是转行去做和专业无关的工作,或是成为“艺术民工”,包括在诈骗型艺术投资和拍卖公司、私人画廊、无刊号的骗子艺术杂志社等机构工作,他们生活大多无保障,工资低廉且很多没有正式的合同,更不必谈相关的保险与福利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希望从从业者自身出发来改变策展和艺术从业者的现状不应该是那些洗白了的策展人和批评家们提出的观点。所谓策展人的操守更应该是其自身的追求,而非当下社会状况外界应对其提出的要求,像“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这种逻辑,在中国各行各业普遍存在,当正当利益得不到保障时,希望人不寻找其他的获利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流氓行为,对于当下的策展人来说,活下去并坚持还在做展览可能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了。

 

    做艺术和生存 独立性和温饱

 

  现在的社会不缺乏所谓做艺术的人,不难发现如今但凡有点名气的艺术家已经年岁几许,在当年亟需艺术家来填充的环境下,现在著名的那一批艺术家在当时被推上了舞台,更多的是选无可选而并不是成绩斐然。竞争的不同环境造就的是参与者的不同态度,当一大批在宋庄的艺术家每天烦恼着画室不知道哪天就会被拆掉的条件下,和他谈独立性大多是扯淡的。毕竟不是每一个做艺术的人都有一个背后慷慨的赞助人愿意一直掏钱让他花。当然我们从来不能否认那些在多艰苦的条件下也能坚持创作的人,但是不能因此就要求每一个人都要在这种条件下进行艺术的创作。

 

  那么现在的一批所谓批评家提出的艺术家独立,更多是在自己无需关心生计后的对行业的一种“风凉话”批评,而当下环境更缺乏的是对于艺术工作人生存状况的关注,给予基础的社会性和政府性的关注,这一群体才能顺其自然的走上独立性的道路,一个群体的思想自觉依靠几句口号和些许批评的话语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的,而为独立性存在于艺术家的思想中创造一种环境则更为重要和急迫。

 

  独立性与操守 源于社会基础

 

  艺术领域的独立性和操守并不同于其他行业,如销售、产品制造等等商业模式的行业,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供给最大的服务于需求,提供最好的产品和给予客户最好的服务,对于他们来说这也就是操守了。提供客户最佳的产品和服务,这是能够逐步建立标准的,可以从科学的角度出发和具体的实际去考量。但当艺术品被用来消费以后,它就会自然而然的被打上一种商业属性的烙印,艺术家的创作与艺术品消费者的喜好会糅杂在作品中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这对矛盾的处理方式和选择并不会是艺术品好坏判断的标准,一个艺术家是否因为名气大作品就好,或者因为作品的价格昂贵就是好的,这并非必然。只是市场和传播的力量使得社会认可了这些元素。作为一个社会存在的人,艺术家的社会化是不可避免的,只是社会化的主要元素为何很多时候决定了其作品如何。

 

  好的社会环境会产生有利于艺术家独立性和策展人操守的社会基础,这个基础是作为艺术从业者更需要关注的,这也是口号中追求艺术家独立性和策展人操守的人应该致力的方向。在一个复杂的社会化环境下,坚持独立性和操守的行为时多元化方向中的一员,而行画和商业性的展览也不能否定其存在的价值。既然价格和舆论本身就不具备判断艺术作品的绝对能力,那么与其简单否定,不如建立一个更为良好的社会环境,这种基础的环境塑造是绝对要比说几句风凉话有效的。

 

  每每看到当下艺术创作的环境时,难免想起现在很多艺术从业者生存的困难,就如同做锤子手机的罗永浩,一些坚持和梦想,如果没有投资人的慷慨,锤子手机都无法面世。而艺术更是如此,更是虚无缥缈,没有如美第奇家族,梵高没有他的兄弟,相信艺术史有很多经典也无法存在。梦想是一回事,坚持是一回事,但是活不下去它什么都不是。

 

 

分享按钮